<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未解之謎 >

              機長Zaharie Ahmad Shah最新調查!馬航MH370乘客墜海前皆已死亡

              2019-06-30 13:52奇象網

              真相或許就在眼前,只是它們比黑匣子還要難以找到。

              2014年3月8日,從吉隆坡飛往北京的馬來西亞航空MH370航班離奇失蹤,239人至今不知所蹤……時隔5年過去了,關于這架飛機失蹤原因的推測就從未停止過。

              迄今為止,馬航MH370航班的失事地點仍未確認,而飛機殘骸及黑匣子的搜尋工作已經停止。

              難道碩大的飛機真的從人間蒸發了?

              最近知名雜志《大西洋》(The Atlantic)的一篇調查報告卻像丟出一個“重磅炸彈”:馬航MH370的失蹤系人為。

              隨后,英國《太陽報》更是直擊要點:馬航MH370的機長故意殺害了機上的238人,是他把飛機飆升至4萬英尺高空,讓乘客們在缺氧的狀態下窒息而死。

              01

              事實上,自馬航MH370失蹤后,各國科學家、專家就對失事原因進行了各種推測和考證。

              所以,《大西洋》此次調查報道指出馬航MH370航班失蹤系人為的依據是什么呢?

              回顧馬航MH370當天的飛行路徑,馬來西亞當地時間凌晨1點21分,航班與地面指揮塔失去聯系。根據之后軍事雷達的數據顯示,飛機消失后緊急轉彎,離開了原先的飛行路徑往西南方向飛去。

              對此,航空專家William Langewiesche表示:機長很可能已經在這時殺死(或是支開)了副駕駛,而這也是為了之后將飛機飆升至4萬英尺高空,殺死其他乘客和機組人員做準備。

              馬航MH370機長(左)和副駕駛(右)

              據參與馬航事件調查的專家Mike Exner對雷達數據的分析,為了降低機艙壓力,馬航MH370隨后是以陡峭地近似斜坡的方向,飆升至4萬英尺的高空。

              一般來說,普通民航飛機的飛行高度是3萬多英尺,飛機飛到4萬英尺高度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艙內嚴重缺氧。

              機艙內的氧氣面罩能在1.3萬英尺的高空提供氧氣15分鐘,所以當MH370航班飛到4萬英尺高空時,這些氧氣面罩幾乎是無用的。而另一方面,機長有單獨的供氧面罩可以維持數小時。

              沒有人知道當時機艙里乘客們的反應究竟會是什么,不過根據航空專家Langewiesche的陳述,“機艙里的所有人幾分鐘就失去了意識,他們是在昏迷的狀態中緩慢死去……”

              急轉彎偏離航道,并且把飛機開到4萬英尺的高空,這樣的做法都不像是一個專業飛行員會做的事情。

              在澳大利亞電視節目《60分鐘》中,資深飛行員和教練Simon Hardy的給出了推測:他是在自殺。

              同樣是偏離航線的奇怪轉彎引起了節目中專家的注意,而Hardy給出的解釋是:馬航MH370的機長是要開飛機去看看他的家鄉,馬來西亞的檳城。

              讓Hardy不解的是,通過雷達的分析,他發現機長駕駛飛機長時間停留在機身傾斜狀態中,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操作呢?

              幾個月后,Hardy找到了答案:那是因為有人要從窗戶看向窗外,而那正是機長在以自己特別的方式和家鄉告別……

              最終,馬航MH370徹底失聯后消失,飛機最終被認定的失聯點位于南印度洋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就在機上其他238人都窒息身亡后,機長或以同樣方式結束了生命,任由飛機燃料耗盡墜毀,或是直接開著飛機撞向了大海……

              02

              Zaharie Ahmad Shah,53歲,正是當天駕駛馬航MH370航班的機長。

              事實上,就在馬航MH370失蹤后,就有人對這位機長提出了質疑。而直到事發后兩年,馬來西亞官方才承認機長Zaharie曾在飛行模擬器上,模擬飛往南印度洋的航線。

              一位馬航波音777的機長就表示,他和Zaharie是摯友,與他個人而言,很難接受Zaharie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在馬來西亞的官方媒體中,Zaharie也被描述為一個好男人:喜歡玩飛行模擬器,享受平靜的家庭生活。

              Zaharie和妻子女兒

              甚至是在馬來西亞官方針對馬航MH370失蹤后的調查報告中,Zaharie被認為能很好處理工作壓力,并且沒有冷漠、焦慮、煩躁等情緒問題,生活方式簡單,家庭和諧,人際關系良好……

              從馬來西亞官方公布的機場監控來看,馬航MH370起飛當天Zaharie的神態和行為都和往常一樣,并沒有出現任何異樣。

              然而,《大西洋》卻直指Zaharie其實私生活十分混亂。

              據Zaharie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爆料,Zaharie的夫妻關系很糟糕,而他更是經常和不同空姐“鬼混”,出軌多名空姐是公開的秘密。

              根據《每日郵報》的報道,就在馬航出事前一年,Zaharie經常通過社交媒體對雙胞胎模特劉齊慧(音譯Lan Qi Hui)和劉齊敏(音譯Lan Qi Min )進行騷擾,其中不乏許多性暗示的露骨留言。

              讓Zaharie癡迷的模特劉齊慧和劉齊敏

              對此,Zaharie的妻子可謂是了然于心,但并不為所動。據Zaharie朋友介紹,失敗的婚姻讓Zaharie情緒非常低落,并且有抑郁的傾向。

              “他雖然行事高調,但卻是非常孤單和憂傷的人”,Zaharie的這位朋友透露道。而就在馬航MH370出事前不久,Zaharie的妻子正式提出了分居,搬入兩人在馬來西亞檳城購買的另一幢房產。

              或許,最了解Zaharie的還是他的家人。

              就在最近英國《太陽報》的一篇報道中,Zaharie的女兒Aishah表示,就在馬航MH370失蹤前,她就對父親的精神狀況提出了擔憂。

              Zaharie的女兒對父親精神狀態表示擔憂

              婚姻的破裂和家庭的不幸福,或許讓這個平時理性的男人變得感情用事。就在馬航失蹤前,Zaharie還發生了因為“分心”而被臨時停飛。

              讓Aishah難過的是,就在事故發生前她和父親進行了最后一次談話,“那時的父親顯得茫然和不安,我甚至認不出眼前這個人就是我熟悉的父親”Aishah表示。

              另據Zaharie的妻子Faizah透露,很長一段時間,Zaharie都把自己瑣在房間里玩飛行模擬器,“他就像躲在自己的殼里”,Faizah說。

              Zaharie的家人展示其失蹤前照片

              然而,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天天把自己瑣在房間里的人,不久后便駕駛著馬航MH370航班徹底失蹤……

              03

              馬航MH370從失蹤的那一天開始,就牽動了萬千人的心。哪怕已經時隔5年,對于它去向的追問及疑問依然縈繞于心。只是,相比起天災,我們都更不希望這是一起人禍。

              在《大西洋》的最新報道中,有一個點也被提到:從調查人員進行的飛機燃料耗盡模擬來看,如果飛機是在無人駕駛狀態下飛行,并不會像衛星數據顯示的那樣,徹底地墜入海中。

              無論是哪種方式墜毀,因為飛機墜落時速度超過每分鐘15000英尺,飛機在撞擊水面時已經分解成類似“紙屑”的碎片。

              這也就意味著尋找馬航MH370就如同大海撈針。

              2015年,一塊類似大型飛機機翼的殘骸在法屬留尼汪島被發現,經分析最終確定來自馬航MH370。

              然而,水下搜救工作進行兩年后最終于2017年暫時性中止。

              截止2018年,馬航MH370航班空難被認為是商業航空事故史上,唯一未能確定具體失事地點的事故。

              今年3月,馬來西亞政府表示,“如果存在任何可信的線索或是具體的建議”,仍會考慮重啟搜索工作。

              2018年11月,遇難者家屬展示疑似MH370航班殘骸的碎片

              然而,對于找到黑匣子和飛機殘骸,航空專家Langewiesche在《大西洋》的調查報告里直言不諱:收獲會比人們期待的小。

              “飛機駕駛艙2小時循環一次的錄音機,很可能只包含最終警報響起的聲音”。

              “黑匣子也無法解釋駕駛艙內到底發生了什么 ,很可能提供的是諸如飛機什么時候減壓,保持了多長時間這些不重要的信息”。

              “馬來西亞官方所知道的,應該比他們敢說的要多”。

              ///

              只要他們的親人還記著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