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哪吒的傳奇故事:原著《封神演義》中真實的哪吒是怎么樣的?(2)

              2019-08-19 02:10奇象網

              哪吒真的是魔童嗎?真實的哪吒是怎么樣的呢?

              三、

              哪吒有了老大撐腰,得到了師父的“錦囊妙計”,又有了師父畫的符,更加NB哄哄不可一世了。第二天清晨按照太乙真人的吩咐早早的來到了天庭的寶德門,發現大門緊閉,連站崗的保安都沒出來呢。等了一會,只見老龍王敖光穿著最正式的服裝,一臉肅穆的來到了寶德門。因為急于要為兒子討回公道,敖光也起的很早,到了寶德門的時候還是沒有開門。這時哪吒直沖上去,拿起乾坤圈一招便把龍王放倒,踏住后心。有人要問了,哪吒不是先來的么?怎么龍王后到時沒有看到哪吒,直接被撂倒?原來昨天太乙真人給哪吒身上畫的符就是傳說中的“隱身符”,別人誰也看不見哪吒,老龍王就這樣著了道。

              這里插一句:太乙真人實在太不像話了,非但不對徒弟批評教育,還給徒弟畫隱身符叫他去打人,簡直是喪盡天良!幸虧哪吒這孩子才七歲,沒到青春期,否則他得了隱身符第一件事一定是去偷看七仙女洗澡。

              哪吒抓到敖光,二話不說一頓暴揍,一邊揍一邊問:“你服嗎?你還打官司嗎?”

              龍王真不是蓋的,雖然被打,依舊有英雄氣概,說:“小屁孩兒,有種你打死我,只要我活著就必要報殺子之仇。”

              哪吒一看龍王還真不是一頓打就能打軟的,要用更加殘酷的刑罰。伸出小手嗤嗤幾下,把龍王身上的鱗片爪下來好幾十片,俗話說“虎怕抽筋,龍怕揭鱗”,可憐老龍王實在受刑不過張口求饒。哪吒一看事情就要擺平,和龍王說:“你給我變成一條小蛇,跟我回家做寵物吧。”老龍王自然不干。哪吒又說:“那你跟我回家,在我爸面前表個態,省的老頭子瞎操心。”龍王無奈,變了一條青蛇,被放進哪吒的口袋里,帶回李靖家里去了。

              回到陳塘關李靖家,哪吒一進門就興沖沖的告訴李靖說:“老爸,我全搞定了,現在龍王成了咱家寵物了!”李靖一聽莫名其妙的說:“你胡些說什么?”哪吒從口袋里把龍王拎出來說:“老爸,看,青蛇。”

              李靖看著小青蛇一頭霧水,心想難道她就是白娘子的妹妹?忽而一陣風吹過青蛇化成了人形,李靖定睛一瞧,非但不是美女,竟然是個老頭兒,正是東海龍王敖光。

              李靖說:“敖總,您怎么在這里?董事長的工作臺太枯燥,想來我們家當幾天寵物解解悶兒?”

              龍王都快氣哭了,把怎么一早到了南天門就被哪吒打了一頓,還被抓下去不少龍鱗的事情和李靖講說了一遍。龍王說:“李靖,你們家死定了!明天我把東西南北四海龍王約齊,一齊告上凌霄寶殿,這回你們家又多了一項罪名——虐畜!看把我虐待的!”說完,化為一陣青煙走了。

              這里插一句:龍王爺真是老實忠厚的人啊!都被虐待稱這個樣子,還是沒有直接領兵來伐的念頭,還是堅持走司法程序,簡直是奉公守法的典范。

              龍王走了,這邊可苦了李靖。李靖心想:這事情越鬧越大,如何是好?此時哪吒到是看出了父親的擔憂,好言安慰到:老爸你放心吧,我老大太乙真人已經說好要罩我們了,再說我本人是社團派來這邊做打手的,這事情玉帝也知道,別說殺了個龍子打了個龍王,就是四海龍王全宰了,也不在話下。李靖心想:此時走投無路,飲鴆止渴,也只好相信黑社會了。嘆了口氣,命哪吒去后面玩去吧。

              這里插一句:龍王很倒霉,兒子死了,自己被侮辱,但在哪吒手下倒霉的神仙很多,最倒霉的絕不是龍王。

              哪吒真的是魔童嗎?真實的哪吒是怎么樣的呢?

              四、

              殺了龍子,打了龍王,哪吒仗著有老大撐腰,根本沒放在心上。這種頑劣的小孩兒根本閑不住,閑的無聊,四處溜達,這一下就走到了陳塘關的城樓上。

              城樓上最顯眼的地方擺著一個兵器架,上面只有一張弓、三支箭。哪吒一看見殺人的武器,立時來了精神。抄起弓,搭上箭,朝著城外隨手就射了出去。只聽一聲巨響,頓時紅光萬丈,瑞彩千條,這支箭立時沒了蹤影。哪吒看不到箭射向哪里,自覺沒趣,把弓箭扔在一邊,自己找樂子去了。

              原來這套弓箭是寶貝,名曰震天箭、乾坤弓,皇帝伐蚩尤的時代流傳下來的,屬于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幸虧沒裝上核彈頭,否則事情就嚴重了。

              即便如此,還是傷了人。幾百里之外有個骷髏山白骨洞,洞口剛好有一位碧云童子出洞采藥,這箭正中碧云童子的咽喉,可憐這童子翻身倒地,當時氣絕。

              兩旁人等立刻將消息匯報給洞府的主人,此時,史上最冤神仙——石磯娘娘——正式出場。

              石磯娘娘出來看到自己的童兒死于非命,差點沒哭了。忍著心痛給童兒做了尸檢,結論是“喉部中箭導致主動脈破裂流血過多致死”,把箭拔出來仔細檢查,發現箭桿上赫然刻著一行小字“西昆侖山道學院副研究員、陳塘關衛戍區總司令李靖”。

              石磯娘娘勃然大怒,心想:前兩天我在網上看到小道消息,說東海實業集團公關部長也就是集團總裁敖光的三兒子被人打死,兇手是陳塘關總兵七歲的兒子,我還以為是個謠傳。李靖那人以前聽說過,論輩分算是我的師侄,膽小怕事沒啥出息,斷不至于縱子行兇,何況“七歲小孩打死二十多歲小伙子”,這事兒聽著就不靠譜。這么看來,難不成是真的?我這骷髏山白骨洞離你們陳塘關幾百里地,我這個童子又從不出去惹事,怎么飛來橫禍被你們暗殺了?等我過去把你抓過來再作理論!

              石磯娘娘可不是老成持重、奉公守法的龍王爺,道上人稱“鐵娘子”,是名冠全球的女強人,性格直率,脾氣暴躁,凡事親力親為,身先士卒,行動力極強。當時留下了幾個人看守洞府,帶上一干手下,騰云上天直奔陳塘關來抓李靖。

              石磯娘娘也確實是急脾氣,到了陳塘關領空,也不降落,在半空就大聲呼喊:“李靖你個兔崽子給我出來!”

              李靖心想:我最近夠煩的了,這又出什么事兒了?從屋里出來抬頭一看,只見一位神仙姐姐在空中顯圣。李靖定睛一看,心中暗道:這不是金鰲島碧游宮職業學院有名的女博士石磯么?金鰲島碧游宮職業學院和我的母校西昆侖山道學院是兄弟院校,石磯是碧游宮的第二代弟子,論起來還比我大一輩。她從碧游宮畢業多年,一直做獨立學者,確實有些本事。聽說她脾氣不太好,也難怪,女博士不好找對象,所以現在都快更年期了還沒結婚,自然脾氣好不了。今天她怎么找到我頭上了,我很多年前見過她一面,后來再沒聯系過,我沒得罪過她呀。

              李靖見來的這位畢竟是前輩,倒身下拜,滿臉賠笑道:“原來是石磯娘娘,今天哪陣風把您給吹來了?有什么指示您叫我過去就行了,何必還親自駕到。”

              石磯娘娘一看李靖嬉皮笑臉,心中更是有氣,命兩旁的黃巾力士把李靖抓回去再說。可憐的李靖莫名其妙的就被抓到了石磯的洞府,跪在地上等著受審。

              石磯娘娘:”你怎么把我的碧云童子一箭射死?!”

              李靖:“什么情況?誰又死了?”

              石磯娘娘:“你還敢抵賴?”

              李靖:“我確實不知道啊”

              石磯娘娘:“我童子被一箭射死,這就是兇器!”

              說著把箭仍給李靖,李靖拾起箭定睛一看,大驚失色道:“娘娘息怒,這箭是當年軒轅黃帝留下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只有用乾坤弓才能射出,那乾坤弓是高級法寶,一般人根本拿不動,更拉不開,你就是找遍我陳塘關也找不到一個人……”

              說到這里,李靖突然覺得心中一凜,背后一涼,冷汗直冒,心想幾個月以前,如果有人說能拉看這乾坤弓我都不信,現在只怕真的有一個人能拉開,該不會又是我那寶貝兒子吧?

              趕緊話鋒一轉:“娘娘,干脆您讓我回去調查一下再說吧。”

              石磯娘娘:“好,反正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你回去查,可別想跑。”

              李靖如逢大赦,掀起一把土,土遁回到了陳塘關。命人喚來哪吒,一問來由,果然是這小子射了一箭。李靖當時捶胸頓足,說道:“我怎么生了你這么個兒子,還讓不讓我活了。你這一箭射中了六百里以外石磯娘娘的的碧云童子,人當時就死了,現在人家死者家屬找上門來了,是公了是私了咱都吃虧啊!哪吒,你不是我兒子,你簡直是我大爺,你除了殺人還會不會點別的?”

              哪吒一聽,說:“老爸你先別急啊,石磯的老鼠洞離這里六百多里地呢!我隨手放了一箭哪能那么巧就射中他的童子,你怎么知道他們不是訛詐呀,沒準是碧云童子自殺的,想騙保險騙賠償!沒關系,老爸你帶我去石磯那里,我當面和他們對質!”

              這里插一句:其實這小子根本不是想去講理,而是想去打架。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