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華人在澳洲移民的歷史故事:中國移民澳大利亞的歷史是怎樣的?

              2019-08-20 01:50奇象網

              華人移民澳大利亞的歷史波瀾壯闊,了解華人移民在澳大利亞的艱難奮斗足跡,你會發現,與前輩相比,我們沒有理由不鼓起勇氣直面在澳大利亞生活工作所遇到的重重艱難險阻。

              歐洲人正式踏上澳大利亞大陸是在1770年,70多年后,澳大利亞在1846年迎來了第一個華人。自此,澳大利亞的社會經濟發展史出現了華人的身影。目前澳大利亞已經有約100萬華人,從1到100萬的這個過程并非一條直線,期間由于反華和白澳政策經歷了多次起伏。

              澳大利亞華人移民史專家、斯威本大學的劉路新教授講述了澳大利亞的華人移民史。

              總的來說,華人移民澳大利亞的歷史可以分為6個階段:

              6個階段 · 1848年前     零星接觸· 1848-1853  契約勞工(俗稱“賣豬仔”)

              · 1853-1877  淘金潮

              · 1877-1901  反華政策

              · 1901-1973  白澳政策

              · 1973-今       多元文化政策

              1. 零星接觸(1848年前)

              英國殖民者1788年在澳大利亞建立殖民地流放犯人后不久,華人就來到澳大利亞了。在1848年之前,主要來自福建的華人零星來到澳大利亞做勞工,他們大部分在農場做幫手或在家庭做傭人。

              至于踏上澳大利亞大陸的第一位華人到底是誰,史界尚無定論。一個廣為流傳的說法是:1818年來自廣州的木匠麥世英是有文件記載的第一位來到澳大利亞的華人,他在悉尼定居,先后娶了兩位澳洲太太,于1880年去世。

              QQ圖片20160331132325

              但是劉路新教授認為,這個麥世英可能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華人,他并非來自

              國,可能來自東南亞一帶,是歐洲人在前往澳大利亞途中捎上船的。這第一個華人應該是一位福建人,他在1846年在現如今非常繁華的悉尼巖石區(The Rocks)登陸。

              2. 契約華工(1848-1853)

              據1848年10月3日出版的《悉尼先驅晨報》記載,第一批121名華工在前一天抵達悉尼,從事墾殖。自此拉開了契約華工輸入澳大利亞的序幕。

              QQ圖片20160331132449

              當時中國國內處于清朝道光末年,人口劇增,可耕作土地有限,天災頻頻,華工出國謀生成為青壯年走投無路的選擇。

              另外,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西方國家用大炮轟開中國的大門,為華工輸出創造歷史條件。當時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急速擴張,在各個殖民地開拓種植園、礦山、道路、港口等,急需大量的廉價勞動力。

              在澳大利亞,羊毛產業發展迅速,很多農場急需勞工。據記載,1830年澳大利亞人口僅7萬人,羊卻有數百萬頭。農場主向澳政府要求輸入外勞,由于各種原因,輸入印度等國的外勞計劃受阻,于是華工成為澳政府的目標。1848年第一批大規模華工輸入,隨后大批福建人從廈門登船“賣豬仔”來到澳大利亞做苦力。

              從1848年到1853年這五年間,超過3000名華工在悉尼港登陸然后分散到新州各個農場從事農耕勞作。這些廉價勞力剛踏上異國他鄉的土地就遭受歧視,他們辛勤工作卻極少有關于他們的記錄。這些華工有的人在契約期到后即返鄉,但有的人卻留下來度過余生。

              3. 淘金熱(1853-1877)

              1851年,在澳大利亞現在的新州和維州幾個地方發現了金礦。消息不脛而走,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淘金者,其中包括華人。淘金熱期間華人在澳大利亞的人數高峰期達到4萬之多,是澳大利亞1901年聯邦成立前華人人數最多的時期。

              與之前的契約勞工大部分來自福建不同,前來淘金的華人基本都來自廣東。19世紀中期中國南部處于太平天國時期,時局混亂,當時香港也已經被割讓給英國,成為中國對外聯絡的窗口,很多廣東人通過香港賣豬仔,當苦力來到南洋并一路往南來到澳大利亞。澳大利亞發現金礦后,消息靈通的廣東人懷著一夜暴富的夢想,變賣家當到處借錢舉債買來船票,在海上航行三個月,飄洋過海來到墨爾本。

              QQ圖片20160331132627

              QQ圖片20160331132711

              QQ圖片20160331132748

              華人淘金者從墨爾本下船后,結隊排成一排,挑著扁擔,步行山路前往班迪戈等金礦。他們絕大多數人不懂英文,必須緊跟著領頭的幾個會英文的。

              QQ圖片20160331132856

              來到金礦后,他們過著常人無法想象的艱苦生活,白天淘金沙,晚上種菜。到1857年,澳大利亞的華工已經達到4萬人,他們大多在礦場工作。在班迪戈和巴拉臘特等淘金鎮,華人人口占比達到25%。

              有趣的是,當時來淘金的幾乎清一色是男人,婦女極少,據記載,1861年班迪戈有5千多男性華人,只有一個華人婦女。

                    反華事件

              華人淘金者的到來并不受到歡迎。在整個淘金熱時期,華人礦工在礦場一直是被歧視的群體。

              從1853年末開始,華人淘金者開始大批涌入,其中不少人確實淘到金子。逐漸的,早期發現的金礦差不多被淘完,一些有經驗的華人礦工帶領新來的礦工尋找新礦。由于澳大利亞的金礦是地表淺層沉積礦,開采和發現都比較容易,不太需要復雜的設備和技術,一些華人礦工竟然尋找到幾個大金礦,其中一條被華人發現的礦脈被命名為Canton礦脈,阿拉拉特(Ararat)也是華人發現的有名的金礦。

              隨著華人礦工逐漸開發自己的金礦,開始招來歐洲殖民者的嫉妒,加上華工吃苦耐勞,客觀上拉低礦工的工資水平,以及由于語言不通文化習俗不同,華工很少與其他國家的礦工溝通,導致反華情緒日益高漲。這種反華情緒到1850年代末和1860年代初達到頂峰,期間發生了兩起著名的反華事件。

              伯克蘭暴亂(Buckland riot)

              伯克蘭暴亂發生在維州伯克蘭谷的金礦,當時有大約2000名華人礦工和700名歐洲移民居住于此。雙方的矛盾日積月累之下,在1857年7月4日爆發,當天大約100名歐洲移民襲擊華人礦工,華工被打被搶劫并被驅趕到伯克蘭河對岸,至少三名華人礦工傷重不治。警方逮捕了13名肇事者,但是在隨后的審判中認定這些暴徒是受到旁觀者慫恿才襲擊華工的。

               

              QQ圖片20160331133049

              在2007年,暴亂發生150周年紀念日,當地豎起紀念碑紀念事件中的受害者。

              1、

              林賓平原暴亂(Lambing Flat riots)

              林賓平原暴亂發生在新州如今的揚格鎮(Young),也是在1860-1861年這個地區發生的一系列反華事件的統稱。

              林賓平原暴亂的起因有兩個,一個是悉尼地方議會否決了一項反華提案,另一個是有謠傳稱1500名華人新礦工正前往揚格地區,歐洲裔礦工對華工的積怨一觸即發。

              事發在1861年6月30日晚,約兩千名歐洲裔暴徒持槍驅趕華人礦工,破壞他們的帳篷,搶劫財物,并把他們的辮子拽下來。約一千名華人礦工不得不逃離并在其他地方安營扎寨。警方第二天趕到林賓平原,捉拿肇事者頭目,并逮捕另外三人。當時的報紙《Argus》報道了這次事件。

              林賓平原因這次暴亂事件蒙羞,后來改名為揚格(Young)。

              4. 反華政策(1877-1901)
              淘金時期來的華人移民不是目的,他們的目的是掙錢。因此淘金潮結束后,大部分華人都返鄉做生意娶老婆了,少部分留在墨爾本的主要從事三種職業:第一種是做家具,現在墨爾本市區還有不少華人家具店;第二種是菜農,現在在墨爾本的維多利亞市場還能看見不少華人在賣菜,已經有一百多年歷史了;第三種就是繼續礦工生涯,到其他州例如塔斯馬尼亞開采錫礦。

              從1880年代開始,在墨爾本和悉尼等大城市的反華情緒在平息一段時間后又有所抬頭。在金礦掙到錢的一些華人來到城市做生意,他們開店或擺攤。到1890年,僅在新州就有將近800個店鋪由華人經營或擁有。華人從事的職業也越來越廣泛,廚師、煙草種植、洗衣、種菜、木匠等等。

              隨著越來越多的華人從鄉鎮搬到城市居住,澳大利亞社會關于“黃禍”的言論甚囂塵上,新州在1881年和1888年兩次出臺移民限制法,各州紛紛效仿。甚至有觀點認為,各州在移民問題上的一致反華立場也是聯邦成立的促成因素之一。

              QQ圖片20160331133317

              受這些反華政策影響,華人移民基本只出不進,人數驟降,在1900年澳大利亞成立聯邦之前在澳的華人不足5萬人。這個時期留下的華人也盡量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學習漢語,甚至改名換姓,不愿意自己的子女被看出有華人血統。

              5. 白澳政策(1901-1973)

              1901年澳大利亞成立聯邦,最早通過的法律之一就是移民限制法案,禁止一切來自歐洲以外的移民。這些白澳政策雖然沒有明確寫入法律,但是卻存在了70多年,特別在1900年代初期,白澳政策的實施使華人移民進程嚴重受阻。

              QQ圖片20160331133417

              白澳政策最具代表性的是對移民采取“聽寫測試”這項十分文明的規定,移民官有權挑選任何一種歐洲語言對入境者進行一項50個詞的“聽寫”測試,沒有通過測試的人禁止入境。這項為華人移民“度身定做”的規定可操作性極高,移民局官員的目的是阻止華人入境,因此如果你精通英語,他就用德語考你,如果你剛好精通德語,他就考拉丁語,最后總有一種歐洲語言你不懂的。

              此時正值中國國內辛亥革命。據說澳大利亞華人當中不少人支持孫中山和辛亥革命。當年康有為曾想到澳大利亞來,但是擔心無法通過聽寫測試就放棄了。

              白澳政策“成效”顯著,到二戰開始前,澳大利亞的華人只有不到3萬,達到歷史最低點。

              不過,隨著國際經貿關系和人員往來的日益頻繁,與時代進步背道而馳的白澳政策存在的幾十年多次受到現實的挑戰。

              一戰

              一戰期間有約1000名華人符合應征入伍條件,但是在白澳政策下,華裔青年要參軍報國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除了要滿足嚴格的體格要求,還要面對種族歸類等諸多限制。首先你要體檢達標,當時的最低身高要求約為163公分,此外還要滿足種族的要求。沒有顯著歐洲血統的人不能入伍澳大利亞帝國軍。

              但是戰事所需,最終有206名華人參加一戰,其中最著名的代表是狙擊手比利·邢(Billy Sing)。根據墨爾本澳華歷史博物館的研究,比利是一個非常著名的神槍手,擊斃敵兵無數,比利的父親來自上海,而比利則在昆士蘭的一個農場長大。可悲的是比利從戰場歸來后并沒有過上好日子,很早離開人世,死時窮困潦倒,身邊沒有親人陪伴。比利死后,很長一段時間被埋在公墓中不為人知,直到21世紀初,布里斯班才為他樹了一座紀念碑。

              一戰結束后,在澳大利亞出生的華人人數首次超過在中國出生的華人。

              二戰

              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抗日戰爭打響,在戰爭后期大戰后期,澳大利亞接收了在太平洋英屬島嶼上飽嘗炮火蹂躪的華裔千余人,疏散至澳大利亞各地。

              哥倫布計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到了1950年代,澳大利亞實行哥倫布計劃,資助亞洲部分國家和地區的優秀學生前來澳大利亞留學,哥倫布計劃為澳大利亞輸入大批人材。當時二戰結束,澳大利亞一方面面臨人口不足、經濟發展受阻的困境,另一方面思想慢慢開化,意識到對亞洲移民與其一味地封堵,不如吸收一些有才華的年輕人,為澳大利亞社會經濟發展作貢獻。

              1957年,澳當局宣布居住在澳大利亞15年以上的非白裔人口有資格獲取得公民權。1958年,移民法廢除了聽力測試代之以更簡單的入境考核。

              1970年代,白澳政策已經無法阻止歷史前進的車輪,1973年來自工黨的澳大利亞總理惠特拉姆正式取消存在了半個多世紀之久的白澳政策。

              6. 多元文化(1973-今)

              1970年代是澳大利亞移民史上重要的階段。越南戰爭接近尾聲,北越攻陷南越,大批越南難民流向世界各地。澳大利亞慷慨伸出援手,據統計,澳大利亞接收的越南難民人數是所有其他國家接收的總和。

              語言生

              中國改革開放,一批向往學習西方語言和文化的中國大陸學生到澳大利亞學習,從1980年代中期開始,經歷了一個小高潮。當時來的大部分是得風氣之先的上海人,不少人變賣家具,湊夠五千澳元來澳大利亞。這批人的經歷也十分坎坷,有的人千辛萬苦來到澳大利亞,下飛機看到如此荒涼的景象,又立馬坐飛機回國了,大部分人留下來了,那時墨爾本街頭隨處可見拎著大箱子的中國留學生,肥皂、被褥都帶來了,有的人無處落腳,露宿街頭。

              這批中國來的語言生從1985年開始,高峰期出現在87、88年,人數一度達到五萬人。1989年之前在澳大利亞學習的中國留學生后來獲得霍克政府特批無條件留下來,這些815和816簽證類別的留學生成為澳大利亞華人社會的一支生力軍,隨后他們把中國國內的家人也申請過來,掀起了一股小小的移民潮。

              QQ圖片20160331133644

              留學生與商業移民

              1990年代中期,澳大利亞繼續吸引大批中國學生前來留學,他們當中有大概四分之一的人留下來移民澳大利亞。1990年代末開始,一批投資商業移民加入移民大軍。不過這兩類移民與早期移民不同,屬于理性常態化的國際流動。

              如今在澳大利亞的華人人口已經達到100萬,其中近50萬澳大利亞華裔在家里說中國方言,去年有超過12萬中國留學生來澳大利亞留學,100萬中國游客來澳觀光旅游,中國也已經成為澳大利亞第一大貿易伙伴。澳中兩國在去年底簽署了自貿協定,人員往來也成為其中一部分。

              在國際化已經成為大勢所趨的今天,澳中經貿文化往來日益密切,華人移民在當中發揮無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當代澳大利亞華人移民繼承了先輩吃苦耐勞的優秀傳統,發揚新一代知識分子和技術人員的聰明才智,繼續書寫澳大利亞華人移民波瀾壯闊歷史的新篇章。

              (轉自 澳洲佳)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