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歷史解密 >

              張作霖絕色三夫人戴憲玉為何要出家當尼姑?

              2020-06-14 23:09奇象網

              張作霖接受朝廷招撫,偶遇盧氏,娶為二夫人。趙氏(原配)心里別扭,卻不得不親自張羅婚禮。盧氏過門后,姐妹二人相敬如賓。趙氏得病去世,死前將張學良姐弟三人托付給盧氏,盧氏待張學良姐弟視如己出。

              張作霖看上別家新媳婦

              戴憲玉原為北鎮縣捕盜班頭的兒媳婦,雖已為人婦,但由于尚未生養,身材仍如嫩柳般婀娜,草屋柴門不掩天生麗質,窮鄉僻壤更見香艷驚絕。張作霖在偶然之中看見戴氏以后,竟如心頭撞鹿,好一會兒不能恢復常態。連續多日茶飯無心,時常倚門望月,兀自發呆。義父杜泮林知道他的心思,勸他:“名花業已有主,還是不要做非分之想吧。”張作霖本想點頭,卻鬼使神差地搖了搖頭:“我張作霖想辦的事,還從來沒有辦不成的!”

              杜泮林見勸止不住張作霖,只好硬著頭皮去提親。若是尋常人,去給人家兒媳婦說媒,就算不被亂棍轟出,也得挨一頓臭罵。但對杜泮林,小小的捕盜班頭只得婉轉地說:“若是小兒不在了,此事尚可商量,杜爺切莫再提此荒唐事,傳揚出去,街鄰會以為我們貪圖錢財,送兒媳婦去巴結張大人。”杜泮林帶話回來,有人說:“他不是說若是小兒不在了,此事尚可商量嗎?干脆把那小子斃了,事不就成了嗎?”張作霖笑著說:“小老兒可不是這個意思,義父,勞煩您再走一趟。”

              杜泮林再去時,帶去白銀兩千兩,對捕盜班頭說:“張大人也知此事荒唐,于你家臉面上很不好看,這樣吧,這些銀兩你拿著,遠走他鄉,有了錢,你兒子什么樣的媳婦娶不上?”捕盜班頭本就知道惹不起張作霖,想想杜泮林的話,覺得也在理,便半推半就地應允下來。

              戴憲玉新婚不久,本想守著夫君,淡泊從容、波瀾不驚地過日子,沒想到竟半路殺出個張作霖。對張作霖,她也時有耳聞,民間都傳他土匪出身,殺人如麻,想必也是個滿臉兇相、滿肚子惡屎之人。張作霖來送聘禮那天,戴憲玉在里間隔著門簾偷偷地看了張作霖一眼。這一看,不由得大吃一驚。這個眉清目秀、一臉斯文的青年軍人就是張作霖?怎么會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幾天前,戴憲玉正在街上行走,一匹渾身雪白的馬從她身邊飛馳而過。馬上騎著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軍人,那軍人回頭看了她一眼,又掉轉馬頭,在她的身邊兜了一圈。戴憲玉記得,她好像對他笑了笑。她從小就喜歡軍人,尤其是一身威武之氣的軍人。當時她萬萬沒有想到,就是這一笑,勾住了張作霖的魂,使自己注定要與煩惱為伴。

              四個月金屋藏嬌幸福甜蜜

              乍聽夫家要把自己另嫁他人,而且還是作小妾、三姨太,她很生氣,及至見了張作霖,認出他是那個騎白馬的軍人,心里才稍稍覺出點欣慰。

              張作霖并沒有馬上把戴憲玉娶進府內,而是找了個僻靜的小院,金屋藏嬌。戴憲玉也并不急著進府,蜜月里的生活使她終日感覺像浸泡在蜜水里。張作霖只要有時間,就會陪伴在她的身邊。脫下戎裝、解下軍刀的張作霖更像是一個體貼入微的如意郎君。她依偎在他的懷里,感受著他的輕撫,幸福得常有要昏厥的感覺。然而,剛剛過了四個月,當她終于坐進張作霖的花轎,抬進張府的卻不只她一個人。張作霖曾告知她,還有另一位佳人與她一同進府。

              戴憲玉得罪張作霖兄弟

              1908年,張作霖奉命征伐蒙古叛軍,戴憲玉隨侍軍中。隨著戰事進展的不利,張作霖心煩意亂,與她在一起也很難有開心的時候。她心里生氣,不敢哭,也不敢鬧,怕惹得張作霖更心煩,只能把委屈憋在心里。

              一天,巡防營總理陶歷卿來到戴憲玉的住處,詢問是否有照顧不周的地方。戴憲玉本就窩著滿腹惡氣,聽陶歷卿這樣說,氣不打一處來,指著陶歷卿的鼻子就罵起來,什么解氣說什么,什么難聽罵什么。陶歷卿一忍再忍,最后實在忍無可忍,拿起桌上的茶杯便摔在地上,指著戴憲玉說:“我跟雨亭闖天下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個狗窩里趴著呢!你跟我耍什么威風?老子還不伺候你了!”陶歷卿說完,憤憤離去。

              戴憲玉驚立半晌,好一會兒才哭出聲來。張作霖回來后,戴憲玉把受陶歷卿辱罵的經過添油加醋地學了一遍,最后說:“你養的狗都朝我齜牙了,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出這口惡氣,我不活了,省得你們誰見誰煩!”張作霖被纏不過,只好說:“好好好,你放心,我找他給你出氣去。”

              張作霖來到陶歷卿房間,陶歷卿正在收拾行裝。張作霖問:“你干嗎?要走?”陶歷卿說:“我得罪了三夫人,呆下去也沒啥勁了,與其被人攆走,還不如自己走了好。”張作霖說:“咱們兄弟一場,從遼西到漠北,血里來刀里去的,你真要離開我?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老婆沒了,可以再娶,好兄弟失去了,可就再也找不到了。”戴憲玉見陶歷卿仍留在營中,又找張作霖哭鬧不休,見戴憲玉死了心非要攆陶歷卿走,張作霖發火了,說:“我告訴你,他們都是我過命的弟兄,就是沒了你,也不能沒了他們!”

              戴憲玉如聞霹靂,呆呆地看著張作霖。1914年,張作霖重用陶歷卿升到軍務課長之位。戴憲玉聽說后,又跟張作霖鬧了一場。只不過沒有眼淚,而是滿面冰霜,怒目相向。

              張作霖狠心槍決妻弟

              戴憲玉有個弟弟,在張作霖的衛隊旅當衛兵,1915年冬天,戴憲玉的弟弟喝醉了,把街上的路燈全部射碎。張作霖聞聽大怒,下令立即將戴弟槍斃。衛隊長沒敢馬上動手,而是悄悄地將戴弟關起來,準備等張作霖消了氣,再去求情。

              戴憲玉聽說弟弟闖了大禍,心急如焚,她本想當即去找張作霖,求他收回成命。衛隊長勸她,大帥正在氣頭上,不如等幾天再說。

              幾天后,張作霖偶然來到西院,忽聽一間房里有人哭泣,近前一看,哭的人竟然是戴憲玉的弟弟。張作霖暴跳如雷,拔出槍就要槍斃衛隊長。衛隊長無奈,只好編排說,三夫人有話,讓槍下留人。張作霖一聽,更加怒不可遏,下令立即將戴弟就地槍斃。戴憲玉聞訊后,疾步來到西院,見了張作霖就跪倒在地,說:“我知道弟弟犯了不可饒恕之錯,我也沒臉求大帥手下留情,可我父母只有這么一個兒子,讓我照顧好弟弟,若是弟弟真因為此事丟了性命,我怎么去見我那已是風燭殘年的老父老母啊!”張作霖說:“我饒了你弟弟,你可以去見你的父母了,可我呢?這個混蛋狗仗人勢,把一條街上的電燈都給打碎了,我若是饒了他,我怎么去見奉天城里的老百姓!你不要再說了,說也沒用,衛隊長,執行!”衛隊長再也不敢違令,領著人便將戴弟從小房里拉出來。

              一聲槍響,戴憲玉大叫一聲昏倒在地。

              戴憲玉遁入空門孤苦離世

              經過這場變故,戴憲玉性情大變,一點小事都能讓她大發雷霆。帥府的下人都躲著她。孤獨的生活,心中難已消除的苦痛,讓戴憲玉心情極其惡劣,找個機會就想發泄一下。

              戴憲玉愛清潔,房間里從來都是一塵不染,她最討厭別人弄臟她的房間與衣物。一次,丫環為她斟茶,不小心把茶水濺到她的身上,一件月白色的新衣被染上茶漬。戴憲玉暴跳起來,用撣子將丫環抽得遍體鱗傷。

              丫環的哭聲傳遍帥府,張作霖認為戴憲玉如此責打一個丫環是給他看的。張作霖沖到戴憲玉房前,一腳踹開房門,指著戴憲玉大罵。戴憲玉回敬了幾句,張作霖氣極之下,說了絕情的話:“你不愿意在家里呆,就他媽給我滾!”第二天清晨,戴憲玉一個人悄然離開帥府,來到奉天城南的一個尼姑庵,要求皈依佛門,削發為尼。老師太問明戴憲玉的身世后,不敢做主,派人告知張作霖。張作霖聽后,沉吟半晌,說:“出家行,不許落發。”

              戴憲玉聽老師太傳達完張作霖的話,拿出剪子便將一頭青絲割去。從此,一代佳人落寂古庵,終日與青燈為伴。一年后,戴憲玉病逝,終年31歲。自此,張作霖每每路過古庵,總是快馬加鞭,一沖而過……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