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世界百態 >

              我們離"真·機器人"還有多遠

              2022-06-26 10:29奇象網

              掃地機器人為什么叫掃地機器人

              而不是掃地機器?

              工廠里的機械臂

              為什么也叫機器人?

              從“機器”到“機器人”

              未來還有哪些可能?

              ……

              6月24日,第六屆世界智能大會在天津開幕。生活中的各種“機器人”,是會場內外最可感的“智能”。掃地機器人、炒菜機器人、建筑機器人……這些“不成人形”的機器人,正在改變我們的生活,但你可能也會好奇——想象中那個更聰明更似人的機器人,還有多遠?

              大會期間,央視新聞《相對論》記者莊勝春對話中國科學院院士丁漢。他是華中科技大學學術委員會主任、未來技術學院院長,也是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機器人化智能制造”基礎科學中心首席科學家。這位“機器人院士”給出答案:“機器一定會走向機器人,走向智能機器人,但走向智能的過程是曲折而漫長的,需要以坐‘冷板凳’的精神堅守,攻下技術的碉堡。”

              說起人們關于掃地機器人的疑問,丁漢笑了:“掃地機器人,實際上就是掃地機器”。他認為,如今“機器人”的概念已被泛化,“能替人完成一些枯燥乏味的工作,都把它概化為機器人。但這跟人類期望的,能與人相處、理解人類意圖的真正機器人,差別還很大。”

              “機器人要變得聰明一點,還是跟人工智能的結合要進一步加強。智能和機器人的結合,會賦予機器人更多功能。”雖然丁漢的主攻方向是工業機器人,在第六屆世界智能大會上,他最關注的,也是圍繞消費端智能產品的更新迭代,比如智能健康監測、自動駕駛技術等。“智能趨勢不可逆轉,智能會變得無處不在,未來空間非常大。”

              與此同時,丁漢也提示,在智能產品、智能制造領域,要防止“炒概念”,關鍵還是要看產品。

              莊勝春:疫情期間,無接觸生產、無接觸經濟凸顯了智能的重要性,您怎么看現在的趨勢?
              丁漢:長遠來講,企業走向數字化轉型是必須的。數字化之后,生產質量能夠穩定,生產經驗可以傳承。有了數字化,再有智能化提升。但是走向智能制造的過程,需要根據產品生產特性來決定。在一些車間,很多工作目前機器無法取代,還要靠人來完成。有些技術目前滿足不了工業轉型的需要,就不能去片面追求“黑燈工廠”,不能以“黑燈工廠”作為制造發展的最高水平。
              莊勝春:目前存在這樣的誤區嗎?
              丁漢:確實是。其實是不是完全的“黑燈工廠”問題不大,有兩盞燈是亮著的又有什么關系?以前講機器換人、人換機器這種說法都有片面性,最高境界還是人機共融,人發揮人的最大優勢,機器發揮機器的最大優勢。

              這,是你想象中的機器人嗎?

              △今年年初,空間站機械臂轉位貨運飛船試驗成功

              △軟體機器人在水下10900米運動自如

              △機器人打磨風電葉片,顯著提升打磨質量

              丁漢認為,雖然我國機器人技術起步較晚,但隨著國家推動數字化轉型,機器人應用范圍越來越廣。這些他看來“頗為厲害”的國產機器人,或許與人們想象中的機器人不太一樣,卻覆蓋“海陸空”,在我國核心領域都具有突破性意義。

              每當有人問到“為什么機器人研究多年,似乎沒有看到非常大的突破?”丁漢都直言不諱,“機器人是多學科的交叉融合,一方面需要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同時還要新材料、傳感、驅動、芯片技術等眾多領域的突破,這個過程會比我們想象的更漫長。”

              莊勝春:在您研究的科學領域,亟待突破的“卡脖子”問題是什么?
              丁漢:在工業機器人領域,重載、高速、高精的機器人,我們國家還有很大進步空間。高端應用機器人也存在“卡脖子”問題。像康復機器人,可穿戴的最大問題是材料沒過關,穿在身上很笨重。要想把它做得很輕,目前很難,技術的進步和人類的想象有很大差別。未來技術的突破是無止境的,機器一定會走向機器人、智能機器人,但走向智能的過程是曲折和漫長的。隨著信息技術、傳感技術、新材料技術的突破,機器人技術會不斷提升。

              曲折漫長的進程中,怎么突破?

              去年,華中科技大學成立了未來技術學院,成為全國十二所未來技術學院之一,丁漢任院長。首批120名學生是從全校27個院系眾多報名者中層層選拔出來的。

              什么是未來技術?丁漢認為,其最大特點就是要打破從前的專業邊界,機械工程、生物醫學工程、人工智能……互融互通,通過學科交叉培養學生們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是,越是前沿、看似光鮮的科技領域,越要耐得住“冷板凳”。

              莊勝春:又到高考填報志愿時,如果有網友問您要不要報考機器人相關專業,您會怎么答?
              丁漢:機器人專業跟其他專業相比,既有硬件,又有軟件,既看得見,又摸得著。如果是喜歡挑戰性學習并且對機器人很有興趣的孩子,這個專業可以鍛煉各方面能力,是個很好的選擇。
              莊勝春:去年開學典禮上,您說過一句話:為國家科技發展坐八年“冷板凳”。
              丁漢:實際上八年都是最短的。任何一個技術的突破需要八年、十年,甚至二十年這樣的長期積累。現在講的“彎道超車”是沒有捷徑可走的,只有反復堅守。在建設制造強國的過程中,會有很多“碉堡”,我們能攻下一到兩個“碉堡”,也就無愧于這個時代。

              這是央視新聞《相對論》第159期節目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