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靈異事件 >

              牡丹江長影小白樓靈異事件

              2019-05-25 16:44奇象網

              牡丹江長影小白樓靈異事件

              以下的事都是我聽一個退休的警察給我講的 之所以他為什么給我講這些我也就不具體說了 為了大家看上我也是四處搜集事件 希望大家能看的喜歡!!

              事件發生在1969年12月12日,地點是天津市西青縣團泊洼,名叫張福麗的一個獨居婦女外干完農活回家,發現她家的12歲大兒子沒在家,問6歲的小兒子,小兒子說不知道。等到半夜1點仍然沒有音信。當夜她去村里的其他鄰居問,其中一名孩子告訴他,他們下午還在一起玩捉迷藏,但是他家兒子,卻始終藏著不出來。然后就再也沒見到。第二天早上她就到發動全村人去找,并且還報警,警方出動一起尋找。警方詢問4名兒童發現,她家的大兒子大概是12日那天下午4點左右失蹤的,一開始是玩兒捉迷藏。然后大家舊藏起來,可是很長一段時間后,一直沒有看到他,以為他是回家了,這就是最后一次見到他的情景。張福麗搜尋到了晚上8點回到家后,發現小兒子也不見了,于是再次求助全村尋找,而警方也開始大規模盤查詢問,但是這次誰也沒有見過這個小兒子。當時,大家都非常同情她,她的丈夫就是10年前失蹤的,同樣沒有一點兒線索,也沒有任何原因。是死是活,至今不明。

              而且到了第三天,張福麗本人也失蹤了。然后開始搜查他們家了。終于他們找到了母子三人的尸體。那是在臥室里,一口很大的木箱里發現的,而且外加具嚴重腐爛的尸體。一共四具尸體。經過法醫檢驗,大兒子是12月12日死亡,小兒子是12月13日死亡,母親是12月14日死亡的。身上沒有任何搏斗跡象,死都是窒息而死。那個腐爛很嚴重的尸體,已經死亡了十年左右了,身份不明,但是從衣服和血型來分析,這人竟然就是失蹤了十年之久的丈夫。據親屬講,這個小兒子是張福麗弟弟家的孩子,弟弟在3年前死后,算是過繼給了這家人。而且還說,這個木箱子實際上是一口棺材,是十年前挖菜窖的時候挖出來的,然后請木匠修改箱子的樣子。根據檔案記錄,這口箱子的蓋子重大30公斤,當時是兩個成年男性合力才打開的。警方分析,12月12日,大孩子有可能捉迷藏,結果藏到了自家的箱子里,但是他是如何打開這么沉重的蓋子的?當然,也有可能是被成年人放進去的。12月13日 ,小孩子也是被人放進去的嗎,可是鄰居們反映,當時沒有任何聲音響動。12月14日, 已經30多歲的母親也是被人放進去的嗎? 法醫鑒定他們身上都沒有傷痕,都是在箱子里窒息而死。那么但到時他們自己走進去的嗎?而且在發現里面還有一具腐爛了十年之久的尸體的情況下,竟然還會鉆進去。顯然不可能,所以這個案子一直懸而未決。而且據記載,事后,當地人把箱子抬出來,當著所有村民的民,用斧子砍箱子,一連砍砸4個小時,竟然只砍出一個小小的裂縫。后來是澆上汽油,連續燃燒了3天才徹底燒毀。

              檔案2

              1988年5月20日下午, 一名叫做梁文文的21歲女性從河西區岳陽道的一棟六層居民樓上一躍而下,正好砸在從樓下經過的一名20歲名叫國鳳儀的女性。國鳳儀當場死亡,梁文文全身粉碎性骨折,當場昏迷不醒。經過一中心醫院的奮力搶救,梁文文脫離生命危險,6天之后從昏迷中蘇醒,結果對家人說,自己不叫梁文文,而是叫做國鳳儀她對家人說自己于5月20日下午經過岳陽路回家,結果突然被東西砸中,當場失去知覺。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自己竟然站在半空中,地看見自己的身體被別人壓在身下,想把那個陌生女人從身上搬開。但是完全使不出力氣,后來感覺疼痛,就又昏迷過去。她敘述自己的身份的時候,完全認為自己是國鳳儀,而不是梁文文,后來梁家人報警,警方詢問她的身份,住址,工作單位,竟然和國鳳儀的身份檔案完全一致后來,警方找來國的父母,國的父母來看望梁,結果梁聲稱是他們的女兒,而且梁竟然從童年到現在所有的經歷都說的天衣無縫。最后她康復出院后,還是以國的身份工作生活,而且一切情況正常.

              檔案3

              1992年4月26日中午,家住在天津市河東區天山路環秀東路的15歲女生劉凡放學回到家中,發現她的母親翟媛死在縫紉機前。一只手被釘在縫紉機的針上。警方迅速介入,調查發現家中沒有任何財產損失。身上也沒有任何搏斗跡象。翟媛,39歲,無業,家庭婦女,平時依靠給人做裁剪包縫貼補生活,沒有任何不良記錄,她的客戶基本上就是樓內的鄰居,現場發現有大量奇怪的水痕,不屬于人類。經檢驗竟然是青蛙的足跡。根據目擊者敘述,當天上午一直在下雨,有一個陌生的身穿綠色雨衣的成年男性,進入過這個樓棟,但是不是進入了翟媛家的房門就不知道了。除此之外,有很多人都聲稱,的確是有一個陌生人這一個月內,經常出現,而且好像每次都是在下雨的時候。但是,從來沒有人看清過這個陌生人的面部特征。所以這人被認定是犯罪嫌疑人.據翟媛的女兒劉凡回憶,她的母親最近一段時間很不正常,一到晚上,就跑到對面花園的水池前面站著,問她原因,說是有聲音從池子里面喊她的名字。翟媛有嚴重的是神經衰弱。經常抱怨有幻聽的問題,但是家人沒有在意。臨死前的一個星期不停地在抱怨,水池里有聲音喊她的名字,害的她無法入睡,所以一到晚上就拿著一瓶農藥出去。現在那瓶農藥已經空了。家人認為她神經失常,所以就帶她看精神科醫生,診斷結論是重度妄想癥。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其他線索。案子一直沒有了結。

              檔案4

              1985年9月27日,家住天津市河東區黑牛城的一戶人家報警,說經常能看到恐怖的東西,聽見奇怪的聲音。事情很嚴重,這叫的女主人,劉慧賢已經因為精神病住院治療。經過警方調查,從今年38月份開始,劉慧賢和丈夫周坤經常半夜被墻外咚咚的響聲驚醒。他們住的是平房,而且發出聲音的這面墻后面是公共廁所。一開始他們懷疑是有人故意搗亂,周坤還曾經和鄰居一起守在公廁外面,檢查是不是真有人故意惡作劇。但是聲音還是照樣出現,沒有人為跡象,而且越來越響。就在報警的前一天晚上,周坤大聲喊救命,鄰居們被聲音驚醒,趕快跑進周的屋里,當時一共4個人進屋,三男一女,他們都聲稱看見那面墻自己裂開了一道縫,而且似乎是墻的另外一面有人在使勁鑿墻。而且地面還不知道是從什么地方流進了大量糞便,臭氣熏天.人們檢查公廁沒有人,就在回來的時候,劉慧賢坐在地上慘叫,說是看見鬼了。過了3分鐘,左右,幾乎所有人都看見了,就在那面裂縫的墻上站著一個女人,模模糊糊,時隱時現。第二天,劉慧賢因為精神刺激開始胡言亂語,被送往精神病院。警方派人來查看,白天什么都沒有,到了晚上,先是聽見咚咚的聲音,然后就是女性人影,連警方人員也看見了。后來這個一個所的人員都來看,基本上人人都能看見,然后五天以后,警方人員決定把墻砸開。砸開以后,發現這戶人家的墻和廁所的墻中間有夾層,里面羅著20多個骨灰盒,而且墻里面有老鼠洞,廁所的糞便都流進了夾層。這些骨灰盒上沒有照片也沒有姓名,上面只寫著天津市東郊火葬場的地址。骨灰盒被拿走之后,就什么聲音和人影都沒有了。警方后來調查這些骨灰的來歷,發現這間房子的前任房主叫劉桂林,50多歲,單身,是東郊火葬場的工人,與4年前把房子賣給周坤后就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尸,親戚朋友都不知道他的下落。而且一直弄不明白的就是,他干嘛要把這么多無名無姓的骨灰盒砌在兩面墻的夾層中.

              檔案5

              1965年,3月22日夜間1點,天津市棉紡廠第2廠房發生爆炸,廠房內的20名夜班員工全部當場死亡。滅火之后,警方進入廠房,發現只有6名員工有尸體,剩下的14名員工只在墻上留下了人形痕跡,痕跡是黑色的堅硬物質,已經碳化。初步調查認定,是排風系統發生故障,導致可燃性粉塵充斥廠房,線路老化到時放電,瞬時引爆整個廠房。據工廠員工反映,最近一個星期,排風系統時好時壞,雖然大家抱怨,但是沒有人來修理。22日白天排風系統還在正常工作,但是夜班時間就出現了故障.23日上午調查初步發現了原因,管理配電室的工作人員劉輝有重大嫌疑,每次出現故障都是他當班時間。可是劉輝卻蹤跡全無,家里和廠里都找不到他,而且家里人說一個星期都沒有見到劉輝,他留給家人的最后一句話,說最近廠里找他有事,他要到廠子里住一段時間,24日會會來。24日上午11點,工廠維修人員在檢修配電室的柴油發電機時,發現了他的尸體。法醫解剖鑒定,他已經死了最少6天,而且是服毒自殺的。這個結論當時引起了很大的反映,工人們都說,他們每天都看到劉來上班,就在爆炸發生前的幾個小時,同事還和他換班,而且他那時候非常正常,平時人緣不錯,不可能自殺。但是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因為鑒定結果的確是死了6天。

              檔案6

              1992年11月3日,天津市武清縣硫酸廠的一名負責看管硫酸池的臨時職工高巍報警說,昨天晚上值夜班的時候,有一個女人不知道怎么進如了廠房,就在就離他十米的地方跳入了硫酸池。警方立刻趕到現場,據高巍講,硫酸池的蓋子是他親自蓋上的,而當時硫酸池廠房里只有他一個人,一個年紀30多歲的矮胖女人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進入的,竟然跳進了硫酸池里,而且當時蓋子是敞開的。于是廠方立即排空了這硫酸池,竟然在池子底部發現了大量的人類牙齒和金銀首飾。初步斷定,大概有30人掉進了硫酸池,而由于牙齒和金銀首飾耐酸性,所以殘留下來。從時間上推斷,大概是從5年前到一個月前,掉進這里。而且廠長反映,這個池子一直是一名叫做劉小光的工人管理,一個月前辭職不干了,所以才來了這個臨時工。警方人員立刻調查劉小光,結果發現劉小光和妻子,兩個孩子,父母和岳父岳母住在一起,但是家里一個人也沒在,據鄰居反映,他們最后一次見到劉,是一個月前,而且只有一個人住,問他家人去了哪里, 他說都回遼寧老家了。而且發現,高巍所敘述的胖女人相貌特征竟然和劉小光的妻子一模一樣。又經過了一個月的過地區調查,遼寧老家也見不到他和他的家人。還有一點令無法解釋的是在這些牙齒中間有六顆金牙,而劉小光的牙科病歷上也記載這他有六顆金牙。這件案子最后只能就這么算了,初步斷定這30個人中就7人是劉的親人,可是其他的那些牙齒是誰的呢、完全不知道。

              檔案7

              1999年10月22日,天津市河東區小白樓大光明電影院,有人報案,說,在觀看半夜2點的時候,電影播放員突然死亡。據當時電影結束后沒有離開電影院的觀眾反應,當時播放的是張藝謀的 《我的夫妻母親》。就在演到四分之三的時候,突然銀幕上的場景突然從電影變成了一間一房間。里面燈光昏暗,而且里面擺滿了電影膠片。一個大約40歲左右的男人正在檢查一架投影儀。這似乎是一個電影放映員正在工作的場面。接下來,觀眾開始抱怨,然后陸續離開觀眾席。大概過了3分鐘,影片中突然出現一個十幾歲的男性,舉起一個金屬的水壺,猛擊放映員的頭部。比僅有圖像,而且聲音也很逼真。影像非常逼真血腥,少年,殺死對方后就離開了。觀眾們嚇得夢瞪口呆。沒想到竟然有人拍攝這么殘酷的場面。但是就在畫面結束的時候,有人從放映室里發出尖叫,女服務員發現剛才這部電影的放映員死在放映室。七中有八名觀眾進入了放映室,據警方口供說,他們認定這個已經死去的電影放映員就是剛才在銀幕上被人殺死的那個男的.而且,放映室里的場景和熒幕上一模一樣.警方經所有膠片拿回去逐個檢查, 從來沒有發現任何觀眾們所說的那段影像.而且現場只有那八個進入過放映室的觀眾腳印和指紋.不僅如此,法醫斷定放映員死于頭部遭到重擊,但是死亡時間是半夜1點50分左右.也就是電影放映到四分之三的時間.因為按照常識來說,電影一定要用膠片拍攝才能放映,可是放映員被人殺死的圖像是什么時候拍攝的呢?而且又是如何被放在電影四分之三的部分呢?所以案件無法調查.至今無解.

              YSB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