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xfb39"><nobr id="xfb39"></nobr></em>

        <address id="xfb39"><nobr id="xfb39"><meter id="xfb39"></meter></nobr></address>
        <form id="xfb39"></form>

          <address id="xfb39"></address>

              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靈異事件 >

              老人講的陰間鬼故事:恐怖真實鬼故事?

              2020-05-22 16:08奇象網

              老人講的陰間鬼故事:夜間鬼爬岸,山坳僵尸事件

              我是湖北人,住在大別山北農村。對于鬼神之事,一向是不置可否,今天,我就來講講這么多年碰到的奇怪的事或者聽爺爺奶奶講的鬼話。

              老人講的陰間鬼故事一夜間鬼爬岸:

              小時候,堂哥堂姐他們都在家,到了晚上我們小兄弟姐妹便會聚在一起打牌、看電視(我九九年的,雖說是農村,但電視早就普及了),一群孩子一起打打鬧鬧,好不熱鬧。我家理我二伯家比較遠,如果在他家玩,放在平時我就在二伯家睡,不回去了。但是那天,媽媽特意跟我說,家里用人參煮了豬肉,讓我晚上回去吃(我小時候身體不好),我實在抵不過那種誘惑,于是晚上我便和二伯說爸爸媽媽讓我回去,有事。二伯便答應了。二伯家離我家有一里路左右,出門是一條泥吧路,前方兩三百米是一個大水塘,高處路面很多(有一米多吧)。那天晚上天上的月亮很大,況且我也沒帶手電,于是我就一個人就著月光朝家的方向走去,到就在這時,我看到非常詭異難忘的一幕,現在想想都覺得頭皮發麻...

              當時我看著自己的影子走,走著走著我突然聽到水塘那邊的土好像被什么東西刨散了,掉到了水里,剛開始我以為時候,并沒有在意。但當我走近才發現那不是狗,我沒有見過那么大的狗,那是一個人,一個正在水塘岸上爬的人,而且是往水塘里面爬,當時我害怕極了不顧一切的往家里跑,剛一到家我便大聲的哭,媽媽問我到底怎么了,剛開始我死也不做聲,后來大概是眼淚哭沒了,我便把這件事說了。爸爸媽媽聽了,馬上打著手電出去了,但是他們什么也沒看到。但是第二天我就聽爸爸媽媽說,張紅的奶奶死了,不是死在水塘里,而是死在家里。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這么多年過去了,我還是覺得當天晚上看到的那個人和張紅的奶奶很像,至于是不是幻覺看錯了,我就不知道了

              老人講的陰間鬼故事二:奶奶年輕時的事:這是我奶奶跟我講的事了,奶奶年輕的時候,有一次去山上摘茶葉,去的很早,但是她上山之后,才發現有個人比她來的更早,那個人奶奶認識,是美玲她二嬸,我也叫嬸嬸。于是奶奶就很大打開話腔了。奶奶說:娣細,你來的很早啊美玲她奶奶就說:四姐,你也來的很早啊。兩人就這樣你一句,我一句的都咵到中午了,當時天氣很陰,奶奶已近摘了一籃子茶葉了,想著要回去幫爺爺做飯,便跟美玲她奶奶打了聲照顧,說要先回去了。美玲她奶奶說,你先走吧,我還要摘一點。說罷,奶奶便提著籃子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為什么,奶奶越來越覺得不對勁,她使勁的想,使勁的想。突然,奶奶像發了瘋一樣,扔掉籃子瘋狂的往家里跑,回到家里就生了一場大病,持續了半個月吧。原來那天,奶奶在路上想起來了,美玲的二嬸在六年前在山上干活,從山上摔了下來,死了。如今,奶奶對當時的情景還是歷歷在目,也許是老了吧,每當現在奶奶講起這件事,奶奶神情自然,仿佛沒有當時那般害怕了。

                老人講的陰間鬼故事三:山坳僵尸事件

              這個故事是聽仁禃的某位長輩說的,那是一個關于這位長輩舅舅家的事情,那個慈眉善目的長輩開口便說了“僵尸”二字,當時百無聊賴的我也忽而的精神振作起來,已經許久沒有聽過類似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僵尸!”我聽長輩道出那兩個字后十分的有興趣。

              長輩點點頭:“那是我親戚家的一件事情,好多年了。”長輩搖搖頭,打住了要說的話。

              “開始說故事吧。”我說。

              “不急,此前要先說說那個地方……”長輩話匣子一開,仁禃的腦海里便浮出了真實的畫面來。

              夜深了講個鬼故事給你聽:山坳僵尸事件

              好了,故事開始……

              故事所述的“僵尸”并非俗世認為的那種躍起食人的僵尸,但是這個故事的詭異程度并不亞于親眼看見僵尸食人,南方的小鎮,老人去世以后,大多埋在自家的地里,因此擇地而葬的風俗不是特別的講究,忌諱這樣的事情只要大家閉口不言,那么就跟沒有是沒有什么區別的,但是如果抱著這種心態去無視忌諱的話,千萬人里面總有那么一個會遇到麻煩,總而言之,說其有時很玄妙,說其無時卻難以甘心,怪談之流便是在這里面漸漸的興盛的起來的,故事總歸故事,一傳十百,難免丁公鑿井,三人成虎,許多人便是被擾亂在這流傳之間的,然而這次要說的故事卻沒有經過流傳,緣是長輩的直屬親戚,前因后果也是秘而不宣的,不過經年已久,這時候對著仁禃道出已經沒有什么顧忌了,長輩與我說這個故事的時候,“僵尸”的原事件已經發生了二十年有余了,長輩一通回憶,雙眼里似乎浮現出當時怪異恐怖的畫面,死去多時的人為何還能在墳墓周邊游蕩,末了,竟生生闖進自家,殘害后人,究竟是如何的前因后果,眾看官且不要心急,待仁禃慢慢道來。

              好了就此打住,先從一個怪事不斷的山谷開始說。

              那是很久遠的事情了,那個年代小鎮上還保持著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除卻那些曾經上過戰場的老兵知曉群山之外還有完全與此地不一樣的世界之外,剩下的小鎮居民對外面便一無所知了,小鎮盡頭有兩座大山,兩山之間的山谷叫“萬里溪”,山谷的入口有一處山坳,山坳前邊就是一條唯一通往外面世界的公路與一條清澈的河流,山谷的溪流便是從公路下的人工通道匯流進小鎮的河流的,這個山谷是小鎮居民懼怕所在的地方。

              夜深了講個鬼故事給你聽:山坳僵尸事件

              山坳的名字叫用方言直接念為“嚇邪”,具體的普通言語是兩個何如的字,就無從知曉的了,小鎮居民無一不對這個地方恐懼非常,關于此地的傳言許許多多,其中不乏恐怖奇怪的異像,傳說深秋時節,進入山坳時常能夠聽到一個聲音,凄涼悲愴,那聲音擬為“握坤,握坤”,“握坤”便是當地方言的“挖開”,傳言,聽到此音時要立馬離開山谷,“挖開”的隱含意思便是有東西要從土里出來,加之此地僵尸傳言不斷的緣故,因而聽者聞之色變,不論手頭有何如重要的事情都要忙不迭的離開。

              此地怪事頻出,關于“嚇邪”的傳言最多便是,車子在此處會經常莫名的熄火,或者夜半經過時常能夠聽見幽幽怨怨女人的哭喊聲,有進山拾柴和的人甚至見過有曾經死去的孩子在陰冷的大樹之間朝自己笑,總之,那不是一片祥和的地方,不過那些都是籠統的詭異事件,沒有看頭,接下去的幾件事情卻是真正的十分古怪。

              曾經有人在山谷之中看見過能夠跳躍的人俑……

              那是九幾年的事,當是山林尚未禁止伐木,盛夏時節出入山坳的人也因此不少,“萬里溪”是一個古老的山谷,從山口進入,延綿不絕,盡頭是原始森林,一條小溪從盡頭流出。某天將夜的時候,一位單身的伐木工貪工,多做了一些事情,當感覺疲乏要回家時才發現天色已晚,山谷的夜晚來的很早,陽光沉入山頭之后,夜便迅速的襲來了,單身漢一看四周,伐木工人都已走盡,今天自己不知為何,沉在勞累里面竟不知道回家了,這下夜要蓋下來了,伐木的單身漢忽而的緊張起來,因為這里不是別處而是恐怖的“萬里溪”山谷,于是便加緊步伐沿著小路向山谷外面奔跑,這里距離山谷的出口大約兩里路的樣子,只要不停下腳步,在夜幕覆蓋世界之間,還是能夠跑出山谷的,然而今天似乎十分的奇怪,那單身漢在山谷一口氣跑了許久卻感覺自己跑錯了方向,似乎自己一個勁往山谷深處跑了,因為周遭的景致自己未曾見過,這下單身漢終于緊張起來了,幸而還有小溪,望著溪流的方向,咚咚遠去,單身漢發現自己并沒有走錯方向。

              也許是夜了的緣故,看東西會陌生吧,單身漢自我安慰著,然后繼續沿著小路奔跑,又是好一陣的時間,依舊是叢林環抱的山里,絲毫看不見山谷出口的人家村,但是溪流依舊還是咚咚遠去,似乎流到天邊的似的。

              “這回莫不是遇著鬼打墻了?”單身漢如是的自己言語著,然后四下看了看方向,忽然看見在自己身后十幾米遠的地方站著一個白色長發的東西,成人大小,直立著一動不動,身上似乎披著蓑衣,仔細一看那蓑衣原來是樹葉遮擋而產生的幻覺。

              只有一條路,單身漢一路走來并未發現有人攔在路上,這下單身漢緊張的神經繃的幾欲斷裂,立即伏進一側的草叢之中不敢妄聲言語。

              只見那白色人一般的東西笨拙的向前躍了一步,這次單身漢看得十分清楚,那似乎是一個石灰抹在外面的人俑,只見那東西不斷向前跳躍,蒼白石雕的一般的臉孔正要經過自己這里……

              單身漢忽而腳下生風,跳進小溪之中,瘋狂的順著溪流向前奔跑,最后終于出了山谷。

              這是一件真實的稀奇事,當事的單身漢每每提起此事的時候都有說不盡的言語,此人尚在鎮上,年邁之際依靠低保和四邊鄰舍的幫助,日子尚好過,仁禃也曾向他捐贈過一袋大米。

              另外一件稀奇事是曾聽同學說的,這是關于他叔叔的一件事情,想起來是讓人內心生寒的,“嚇邪”山坳的前邊是公路,此處正好是一個向右的急轉彎,左側是懸崖,底下是河流,同學的叔叔是舊時的貨車司機,一天夜晚,暴雨傾盆,同學叔叔出車經過“嚇邪”的時候,但見向山坳盡頭的轉彎處直直的站立著一個穿

              聽老一輩人講民間邪乎靈異故事,不喜勿噴!膽小勿看!鄉村民間15個真實靈異事件。在偏遠的農村,在老一輩的記憶力都流傳著一些駭人聽聞的嚇人故事,至于真假似乎已無人去關心,但是這些靈異奇事卻至今流傳了下來!農村是古老而幽靜的,適合講鬼故事,下面說的確實真實發生過的,確確實實存在的。有的是外婆給講的,有的是村里老人給講的。

              聽老一輩人講民間邪乎靈異故事:民間流傳靈的異事件

              故事一:冤死的的女主人

              昨天晚上我想起來一件我丈人那邊一個恐怖的村子的事,不過有近十年的了,說來給大家聽聽。他們那個村子我經常經過的,是在小山腳下,那時候路很窄的,騎自行車要沒有點功夫是不行的,我就在那里掉到田里一次,呵呵,尷尬死了。記得好像是夏天的事,他家的女主人大該只有45歲左右,不知道為了什么很小的一件事,跟他老公吵架了,晚上就喝農藥死了。第二天她娘家來了很多人,把她老公暴打一頓,說是她老公把她逼死的。他老公一肚子委屈也沒有辦法的,就這樣折騰幾天后,就把死人抬到山上埋了,從埋的那天晚上,他家里就不太平了,總是莫名其妙的有響聲,最恐怖的是他家里在堂屋里的一個已經壞了幾年的鬧鐘在深夜的時候突然敲響鈴。這不是一個人聽的見的,隔壁人家也能聽見,結果那幾天整個村子一到天黑就家家關門睡覺,沒有人敢出來串門外出了,我丈人那邊村子同樣受到影響,也是夜不串門了,寒。

              這個男主人實在受不了了,就把那鬧鐘狠狠的摔到地上,結果他就看到一道光,從鬧鐘里一閃出來并馬上消失了。大概過了3個月,我們那里的說法是人死后要 3個月后才能找觀花婆看東西的,他和她娘家人一起就找觀花婆了,把他老婆的魂叫上來,附在觀花婆身上。她老婆一上來就看到他老公就哭,說她不想死,是一個陰差找錯了人,把她拉下去去了,才發現拉錯了,可人死也死了,她就不服氣,要回來,所以在家里折騰。就是要他老公想辦法救她,可現在尸體都爛了,怎么回來啊,她老公就問她有什么要求,盡量滿足她,讓她不要鬧了,回來后家里就太平了。我們那里的觀花婆很靈的,把死人叫上來附體后,她的聲音就跟死去的人一模一樣,口氣和說法速度也是一模一樣的,我絕對相信是真的死人上來了,一個人能不可能學會我們那么多方言,就是學會那么多方言,他也不可能學會每個人說話的語氣,何況還有每個人的隱私。我跟上海的一個堅決反對迷信的科學人士聊天的時候,我就問的他啞口無言,呵呵。我們當地人判斷一個觀花婆是不是靈的標準,就是看活人的就要他能說說自己的隱私,看看家里有什么人或有什么家具怎么擺放的,死人就是他上來后,是否準確認識在旁邊的家里人,說話語氣音調是否和在世時候一樣,是否知道從他死后家里后來的變化等。一般來說我們那邊都是女性觀花婆的多,男性好像沒有聽說過,呵呵,女人要是靠學男人口氣說話來騙人那可是不容易的。

              YSB体育app